以头抢地尔

大写的嘉吹,轰吹,吞吹。
都站他们右
混圈非常杂,吃的cp也杂。
喜欢到处跑。

请求

疯狂,附议

迷之物种:

附议,强烈附议,这排版太难受了


拿坡里黄:



可怕




今天画画了吗:







Ruca鲁卡:















附议请求
















梦幻girl北之魍:































旋转复议,每天只能点开太太头像吃粮以及我本人这种咸鱼写手的心情老福特根本不会管吧:)
































猫头鹰太郎:































































.................附议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安利一下我们画室的小姐姐hhhhh最近她沉迷网王不可自拔

【冲神】LETTER

*送给弟弟的生贺,其实他吃银神但是我真的写不了那个  黄豆再见.jpg

*对于这两人的相貌年龄请参照五年后设定,顺便不是魇魅世界观

*ooc预警,避雷

现在开始宣战吧。

总悟在洁白的信纸顶端留下方正的字块,他瞄了眼神乐,对方轻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缕橙粉色的长发从肩头滑落,正好遮住带笑的嘴角,脸上是从前的他从未见过的慈爱表情,于是他继续下笔写道

对于未出世的你 我一定会妒忌

神乐稍稍移了下身子,起开已经被她坐热乎了的地面,闷热的空气和透进房间几缕毒辣的阳光让身为夜兔族的她有些不舒服,于是她打开了风扇。总悟听见动静转头查看,然后锁着眉头过去将档度调低,再在神乐不满的目光下叮嘱了几句,坐下拾起笔继续。

我已经可以想象得到  你竟与她血肉相连 
比我还要了解她  真是个 令人羡慕的家伙
在她肚子里待的怎么样啊 我无法看见的景色怎样呢
一定 非常美妙吧 这十月十日的旅行

你停下笔再次向后看去,对方不知从哪翻出了不少吃的,其中包括了她最爱的醋昆布。你看见对方咽了咽口水,还是忍着没有去拿。你不由得轻笑出声,对方转过头来瞪你,随后继续看着一堆垃圾食品想吃不能吃地折磨自己。

欢迎来到这个新世界
现在听好了  欢迎来到这个新世界
从这个如此伟大的娇小女孩的肚子里降生

走廊外传来脚步声,神乐收好自己不雅的一面腰杆挺直端坐起来。
土方拿着公文走进来,同时拽着身后一只懒懒散散的卷毛团子,对方满脸的不情愿。只是在看见长发的女孩时才稍稍打起精神过去跟泼出去的水,啊、不对是嫁出去的闺女聊聊天。
土方挑挑眉,对于看似认真处理公文的总悟持怀疑态度。他走过去,果不其然对方是写着跟公事无关的东西。土方揉了揉太阳穴,细小的青筋暴起,对于对方五年了都还未成熟起来这件事表示忍无可忍。
但是终归还是没有说什么,答应了带那只卷毛去吃巴菲才勉勉强强跟着自己出来的,若是现在跟总悟吵起来耽搁了不少时间又要被他一通抱怨。要知道自从和自己在一起后的每个夏天,这只卷毛都恨不得在空调房里扎根。
待两人走后,总悟用笔尖戳戳纸张,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久他的眼神便清明了,笔尖再次在信纸上划出痕迹。

但是我不会就此甘拜下风的。
就算是对于东倒西歪蹒跚学步我的亲骨肉
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什么摇篮曲  什么愚蠢的童话 你通通不需要
来吧,让我给你讲讲,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故事

总悟伸手将长长的鬓发别过耳后,无声笑了出来。他想起了与神乐的初见,四周的墙壁被自己轰地摇摇欲坠,一阵慌乱的喊声脚步声中,一抹暖色掩藏在硝烟后若隐若现。随后这满脸慌乱的三人举着炸弹冲出房间,之后自己更是有幸看见了什么叫活着的母猩猩,真是难以想象那娇小的身躯中能有着如此大的力量。
只是当时感慨的自己是绝对没有想过会以一辈子的期限同这人绑定在一起的事的。

时而让我支离破碎  时而被搅得一团糟
时而让我的一切光彩夺目  流光溢彩
和她相遇之前的我的人生  都只是预告片
我中了你妈妈那让人忍不住  想要全部独占的策略
小鬼是不会明白的 我付出了一生的运气才勉强成功

我是不会说两次的 所以小鬼你听好了
你需要保持坚强,在无论什么层次
因为我是不会把你妈妈给你的,绝不
你要记住并不是所有人都盼望着你的诞生
这里就有一个正在嫉妒着你的人
你需要强大起来 你必须自己抹干眼泪
因为我是不会把你妈妈给你的

等到你真正明白了的那一天 这场战争就结束了
小鬼,我将迎来胜利

总悟伸出手撑着下巴,换上朱红色的笔在信的最后画上了一个长着犄角的小恶魔。神乐恰巧站起身准备去吃晚饭,她瞥了一眼信,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对对方慢悠悠折信装封盖火漆的行为表示不满。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快点阿鲁。”
“是是。”
总悟起身同神乐一起出去,但出乎女孩意料的是对方执起了她的手笑了笑。虽说已经老夫老妻了但是心脏还是忍不住漏跳了一拍,红云瞬间爬满了白皙的脸蛋。
转过头掩饰害羞的女孩没有看见被投入时间信箱的信
距离他的出生还有七个月。
距离这封信纸的来到还有十八年。

如果我写了冲神你们还会爱我吗_(:з」∠)_
相信我我真的只是为弟弟写了个生贺,没有爬墙_(:з」∠)_

【土银】

他推开熙攘的人群,利落的黑发被带起的风吹乱,迷住了他的双眼,一路上被推开的人惊魂未定地拍着胸脯冲他夺尘而去的背影叫骂。他也不顾,只是一个劲地跑,像是慢了那人又再会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一般。一路上跌跌撞撞几近摔倒,快要透支殆尽的体力在远远瞧见那邋邋遢遢的银色后又爆发出了力量。

目所及的画面抖动着,白茫茫的光笼罩了那人,不知为何一阵心悸,脱口而出那人的名字,带出别样的韵味在舌苔翻滚。

离他的距离不远了,喘着粗气在原地站定。逆着光他的脸瞧得并不真切,像是言情漫画一般,自己的目光被截定在鼻尖到嘴唇一块。

他不带什么血色的唇微张,想必是对此感到惊讶,但不久,嘴角轻轻扯了扯,勾起了熟悉的弧度。

啊啊,终于,再次地看见了呢。

像是阴天里拨开乌云,眩目而温暖的阳光。

他的面容终于清晰了——

银发人摆摆手笑道:

“————”

最后这个杠里的话你们发挥想象吧,当然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情况。

“我回来了。”

嗯……荣耀还没补完不好下笔。
那就一句话吧
叶不羞,生日快乐

如果米国一直是豆丁样

*不开玩笑,真心ooc严重,所以预警
*怎么会ooc成这样……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jpg

俄/罗/斯喜欢美/国,这是除了某个汉堡白痴都知道的事。

美/国喜欢俄/罗/斯,这是除了某个大鼻子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

这对宿敌之间需要的是某一方,或者哪个人来捅破横在他俩之间的那一层薄薄的窗纸。

所以说当他们终于在一起时其他人并不觉得怎么惊讶,只不过都用一种嫌弃的,看变态的眼神扫射向了俄/罗/斯。

唯一反应剧烈的也只有英/国了吧,只有他面色激动拍桌而起吼着“我不允许”

不过没被两位当事人当回事,而且英/国也被坐他旁边的法/国好说歹说并且挨了几拳头后把他安抚了下来。

不过本来历尽千辛万苦才在一起,应该春风得意的俄/罗/斯最近的心情不太好。

要问为什么的话……

#恋人长着一副真·豆丁样,每次想对他下手总觉得在犯罪怎么办,在线等,急#

#虽然恋人十九岁了但是一副豆丁身材豆丁脸,请问ML构成猥亵未成年人罪么在线等,急#

伊万表示我不谈柏拉图,我·要·开·荤!

求点进来_(:з」∠)_

相信我,你们(大概)会喜欢这个设定的因为我被自己的脑补给萌到了⁄(⁄ ⁄•⁄ω⁄•⁄ ⁄)⁄
*ooc预警

美/国其实已经不止一次地在开世界会议的时候迟到了,为此不知被英/国教训了几次,虽然自己每次都是不爽着一张脸吸着可乐并没有听进前.监护人的任何一句话就是了。

不过今天他特意起了个大早,为的就是让英/国他们,特别是总是在自己迟到时嘲笑自己是小短腿的俄/罗/斯刮目相看。

美/国扶了扶稍微有点倾斜的眼镜,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快步向会议室的门走去。

他在门口站定,伸手去准备去扭开门把手。

……。
……啊咧?


















最后还是几乎每次都第一个来到的英/国打开了门。

我知道看到这里你有疑惑了,为什么美/国打不开门呢?

哦,忘记说下设定了。

本文本来打算的题目叫「如果美/国一直一直都是豆丁样」:D

容我唠叨一下,tag其实不算占啦,只是还没写到露米成分罢了。

这个梗呢是翻到了中二时期的画,画的是豆丁样的米国独立然后眉毛不准这样的内容,这个画我记得是在哪里看到的一个霓虹画师的,然后自己也画了,但是吃藕_(:з」∠)_然后又翻到了一六年一月中旬的画,就是把豆丁的黑历史重绘了。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想到了,然后,忽然地就处于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设定好可爱,我要画画我要写文天啦噜我米简直可爱炸我咋不上天呢不行萌到飞起”   的状态。

所以脑子一热我就写了。

感谢看到这,离睡觉还有十多分钟我再码一点_(:з」∠)_

【阿松先生】花吐症(微虐……吧?

含有微量数字松和色松

一松患上了花吐症

发现者是意外提前回家的空松。正好看见一松跪在地上掐着喉咙吐的昏天暗地。

眼角挂着因呕吐而刺激出的少许生理盐水,惊惧地看向竟异常暴怒的空松,对方可怖的神情让他心惊,牙床不受控制地打着颤,几片未完全吐出的花瓣被猫似的犬齿碾碎渗出花汁,引得满嘴苦涩。

“空松……哥哥…。”


松野家另外四子迅速赶回,家里进入紧张的戒备状态。轻松拦住了因为担心而不顾命了一般向满地花瓣中间的那人撒脚跑去的十四,直至一松处理了散落的花瓣后他们才坐下长谈——关于一松暗恋的是谁。

当事人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五子急的宛如热锅上的蚂蚁,而一松则看着焦躁的兄弟们默然。

折腾到半夜仍旧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大家只能作罢睡觉。

午夜,一松抱膝蜷缩在往常的角落。轻松作为六子中的“正常人”着实有着让人信服的冷静,却也冷静到冷漠,让其余五子暗暗恐惧。

就如现下,他让一松搬来客厅休息,原因为何大家心知肚明,不过不想让自己波及到他们而已。

一松将头埋入臂弯,眼神空洞游离。

'果然啊,我这种人就应该早点去死才对。'

'可以上天堂吗什么的,垃圾就该去垃圾应去的地方奢望什么呢。'

'松野一松,你怎么不快去死呢活在世上拖累别人。'

他一如既往地怀抱着满心的负能消极待世。



他暗恋的人是谁?

他自己其实是明白的,明白因为“她们”而患上了这种病的自己是多么的无可救药。

前段时间他的耳边莫名地出现了一些说话的声音,大多数是女孩子,说出的语言也不尽相同,但是自己却能清楚的明白她们的意思。

“ichi真的敲——可爱!”

“ichi莫方来怀!”

“我已经是一松girl了!!”

“呜哇啊啊啊,一松别哭啊。”

“天使不要伤心啊,你哭我也哭了怎么办qwqq”

“ichi,我们在。”

从来都视自己为“大型不可然垃圾”“社会最底层的渣滓”忽然地被无数人喜爱,被无数人推上至高的宝座。

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现在的淡然处之,开始听到这些话语的一松不受控制地眼圈泛红,之后的那些黄暴掺杂的爱意表白更是总让他羞得面红耳赤。

然后啊,一松渐渐地不满足了,渐渐的贪心了。他想看看她们,他想回应她们炽热灼人的爱意,他也想,坦率诚然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一直以来谢谢了,我也喜欢你们,很喜欢很喜欢……”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咽喉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有什么东西正硬从喉管挤上来。

那是玫瑰的花茎,带刺的,花茎。

等整支花被吐出来,他也该离开了,各种意义上的。

像是要把心肺咳出的声响还是惊动了其余五子,他们慌慌张张地下楼,在刺目的白炽灯亮起时,大家看见了角落散落的红玫瑰,沾染了鲜血更显得妖艳还有一松嘴角蜿蜒而下的血色“蚯蚓”。

本来铺在客厅中间,为他准备的床铺被叠成不甚完美的方形摆放在沙发,深秋渗人的温度将蜷缩角落那人裸露的皮肤冻地通红。

大家艰难地拦住双目赤红的空松和十四,其实任谁都看的出来的,一松的花吐症已然到了最后的时刻了,玫瑰艳丽的红从他张开的口中可窥见一二。

一松伸手扯出那朵玫瑰,尖刺将柔嫩的口腔和舌头划开一道道口子。

他脱力软倒在满地的花瓣中。

他恍惚地笑了。

END

【ALL银时】次元墙被打破啦——3

次元墙打破的第二天

银时艰难地从女孩子的包围中突出重围,现在正处于#我已经差不多是条咸鱼了_(:з」∠)_#的状态。

本来就是一个肤色偏白的男人,脸上不知被谁偷偷地揩了油,留下了淡淡的两指红印,显眼的很。深v的衣服被扯的愈加下去从胸口到腰腹一览无余,只剩顽强的扣链摇摇欲坠。黑色的皮带被抢走了,和服本来就只穿了一个袖子这下另一个袖子也被扯了下去,并且脸上和锁骨出不知道谁印下了口红印。

银时脱离了女孩子们的包围立马夺路狂奔,满身狼狈的他已经没什么精力去在意形象什么的了。酒红色醉人的眸子里闪烁着惊恐。

卧槽阿银怎么从来不知道真·轻音体软易推倒的萌妹子们的杀伤力会这么大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要对着阿银一个废材大叔这么痴汉啊卧槽?!!

银时的前方忽然也出现了巨大的脚步声,听着数量绝对不少。银时面色严肃地停在原地,摆好了一副逃跑的姿态。

同样衣着狼狈+神色惊恐的土方和总悟狂奔而来,身后跟着和他身后一样的摆着^q^蜜汁表情的黑压压人群。

土方看见远方呆站着着装绝对算的上是诱人的银时,眼神闪烁了一瞬,然后脱下外套扔向他,啪地一声抓住银时的手腕拖着他向左拐进小巷继续奔跑。

一旁的总悟从异次元掏出火箭炮说着,“啊啊,土方先生居然牵了但那的手,所以去死吧。”却并没有下手炮轰,因为那两人实在挨得太近如果炮轰的话那只卷毛也讨不到好。

当然也没有试着炮轰身后这群痴汉,昨天他们就已经被自称次元神的家伙告知了,如果他们下手伤害本处于三次元的这些人,那么这个他们的世界会被他毁灭重组。

想到此,冲田不爽地啧了一声加速与卷毛并排而奔。

银时在土方将外套扔给自己时就已经发现自己着装的不妥了,所以也没拒绝狗粮控的好意。他在奔跑途中利索地脱掉已经被扯坏的云纹和服右手套上多串的外套摇摇左手示意他放开自己。

土方眼色暗沉地盯了眼银时的胸口和左侧脸,然后放开卷毛的手用力擦掉他脸上的口红印,不明所以被擦地脸颊生疼的银时拍开土方的手白了他一眼嘀咕了声蛇精病。

将衣领拉到最上后,银时同样从异次元掏出了一个——银时充气娃娃,看见二人一脸#卧槽变态#的表情,撇撇嘴解释道随手从抖m母猪那里顺来的。他迅速给娃娃套上自己的和服然后扔到小巷的拐角露出一点衣角,最后示意两人跟着自己向反方向逃。

可惜啊,事与愿违这四个字似乎被绑定到【玩家】坂田银时身上了,他们才刚想着翻过不远方那道墙就可以逃出生天,转眼另一道小巷便窜出一道人影同银时撞在了一起。

“啊痛痛痛……”银时捂着后脑勺,眼角都被撞出了些许泪花,他狠狠转过头怒视着罪魁祸首,然后在看清对方那柔顺的长发后一愣,之后再度燃烧起了更加旺盛的怒火。

“假发……!”口中的谩骂还未出口小巷的那头便传来了女孩子们“桂大人——”之类的喊声,再闻那简直让大地颤三颤的震动感……

银时瞬间面色一变,拖着还晕乎着的假发以一种夸张的动画奔跑方式再再再次逃命起来。

“痛……!好痛!银时快放开我的头发!”被高速拖行一小段距离后桂简直是尖叫出声,屁股都要给磨碎了好么?!揪什么不好偏揪头发,头皮很痛啊!自己花了很大的功夫保养这头头发的啊!

银时豆豆眼回头,“啊,好啊。”他猛然放开揪着假发的假发的手,桂心有余悸地抚摸了下长发庆幸自己保住了它们。

下一秒他后悔了。

转头,被动静吸引来的银时厨土方厨冲田厨还有桂厨们汇合了。而现在的状况是,带着一股勇往直前,佛挡杀佛气势的痴汉们,快要逼近桂了。

瞬间,桂觉得好像有一股寒气从脚掌直传入天灵盖。

他瞬间爆发出了逃跑小太郎的实力(ps.实际上是求生欲),几秒内居然就快追上了早跑得老远的三人。

“假发你现在应该是好好待在原地被他们包围而不是把敌人吸引过来啊喂!”

“啰嗦!你他妈的去试试看啊!”

“啊,你说脏话了!卧槽你居然说脏话了!!银魂是真的要完结了吗?!就算要完结了就算以后没有你的戏份了也不要丢掉人物设定啊假发。”银时摆着一张同激动的话语完全不符的豆豆眼表情拍了拍桂的肩膀。

“卧槽你们不要再吵了后面那些人追上来啦!”此为狗粮控多串的话(ni

四人再再再再再次加速。

你问我最后?

最后因为各自三次的事情大家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不过……

银时满脸疲惫地打开门,然后愣在了原地。

……。

看看这空无一物的家……

万事屋遭小偷了??!

不对……

定睛一看,物品消失的地方都被留下了一张字条和钱物。

字条的大概意思就是“买走一样当纪念品了钱在字条下所以银桑你是不会介意的对吧w那么就用那钱重新买吧(◍′˘‵◍)”这样的话

……等等,被子你们也拿走了,结野主播的手办你们也拿走了……

那么起码把阿银的和服和草莓胖次留下啊??!!氧化钙你们要一个大叔的胖次干嘛啊??啊???

所以把胖次还回来啊啊啊——